当前位置:天台县政协信息网 >> 资政建言 >> 正文

电动车超标乱象调查(下篇)

发布日期:2014-6-30 16:33:30 来源: 浏览:4549次

电动车超标乱象调查(下篇)

“非驴非马”超标电动车谁来套上缰绳

 

电动车是驴还是马?这个界定至今模糊。温岭市政协委员陈正广、陈斌曾为此做过调研。(陈正广曾任温岭交警大队副大队长,陈斌曾任温岭司法局副局长)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款: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,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,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时速、空车质量、外形尺寸符合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、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。1999年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出台的《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》规定“电动自行车的设计速度必须控制在20公里/小时以下,整车重量低于40公斤,具有良好的脚踏骑行功能……”,生产厂家按此规定生产的电动车,属于非机动车。

但目前,上道路行驶的电动车无论是设计时速、整车重量还是脚踏骑行功能等,都远远超出了国家规定的技术参数,有的设计时速在60公里以上,有的车重达60公斤以上,并且大多数电动车没有脚踏骑行功能,外形和摩托车没有区别。又据《浙江实施<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>办法》第二十二条规定:“人力三轮车、电动自行车、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和省政府规定应当登记的非机动车,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,方可上道路行驶。”第二十三条规定:“电动自行车、残疾人机动轮椅车应当符合国家和地方安全技术标准。”也就是说,对超标的电动车是不能登记的。

黄岩区政协委员卢卫平表示,这些超标电动车实际上成了“既非驴也非马”的四不像。“这个无牌无保险的四不像,谁来给它套上缰绳?”

 

超标车肇事,交警执法举步维艰

“全部恶果,都在路面上爆发式呈现”

 

涉及电动车的交通事故年年居高不下,市交警支队事故科科长王熙为此做了一个深度调研。他认为,目前,电动车“有国标不执行”现象严重,“安全性能并不能有效保证。”“电动车市场需求量增加,高额利润刺激了不少企业争相生产电动车。”王熙表示,上游执法部门监管缺失,导致电动车“有国标不执行”现象严重。这不仅仅是电动车超标事故多的问题。“监管缺失所导致的全部恶果,最后都在路面上爆发式呈现。”王熙有些无奈,“最尴尬的是一线交警,很多难题让交警在执法时举步维艰。”

困扰一:超标电动车有没有准生证?

“电动车企业没有取得国家规定的生产目录在进行生产。根据规定,电动车生产厂家在生产前必须经过省级有关部门批准,在取得生产目录后,根据目录的要求进行生产。”王熙认为导致交警执法难的最直接原因在源头——生产线上。

记者分别走访市发改委、市经信委了解情况。对于电动车产业的生产目录,市发改委表示这不归他们管,一位办公室人员表示从未听闻此生产目录。市经信委轻工办一位王姓领导表示,随着时代发展,电动车行业目前逐渐脱离经信委管理,“仅仅起一些行业指导作用,目前不怎么联系。”

记者联系了市质监局标准计量处副处长江传文。江传文表示,目前电动车可以分类为电动自行车和“电摩”,其中“电摩”类又可分出多类。现在市面上跑的多为电摩类,“国标并没有对其有明确要求,目前按企业标准来实行并无过错。”

记者走访了坐落在黄岩北院路上的台州自行车(电动车自行车)行业协会,该协会副理事长、秘书长王文庆对于电动车国标话题并不愿多说,他希望记者把注意力放到310举行的电动车展览会上。

  困扰二:法难责众,出事则“必究”?

王熙表示,超标电动车经过这么多年的膨胀,早已积重难返。即使处罚,被处罚者见到其他骑车人扬长而去,难以接受处罚,交警只好“法不责众”。一些基层交警表示,目前路面上行驶的电动车,95%以上都为超标车。但在实际执法时,除非骑车人存在严重的交通违法,否则交警极少会主动“以驾驶超标非机动车违章”处罚。若驾驶电动车出事故,交警首先对车进行检测是否超标,如果超标,则按照机动车处理,驾驶员需提供驾照,无法提供者以“无照驾车”论处,须处以行政拘留。

记者注意到,警方在处理交通事故纠纷中往往存有“弱者”心态。汽车与超标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,一般将超标电动车视为弱者方,一般不追究其超标问题;而超标电动车与非机动车及行人发生交通事故时,弱者方则为后者,超标电动车将以“机动车”处理,驾驶员往往面临意想不到的结果。“这也是一种无奈的折中处理方式。”目前交警的管理重点放在燃油助力车上。王熙表示,“其实就是摩托车,却伪装成电动车的样子。”

困扰三:电动车上牌,仅仅为防盗?

近日,记者采访了在椒江中山东路与解放南路十字路口执勤的一位交警,他告诉记者:“处理超标车的时候,每次都会听到骑车人来一句,要是不让上路,干嘛还让卖!”类似的抱怨还有“我的车不是已经上牌备案了吗?怎么又说这车不能开了?”

王熙表示,电动车普遍超标,公安部门并没有对其进行上牌管理。“一直以来,偷盗电动车的行为猖獗,现在对电动车施行的是电动车防盗登记牌照。”王熙说,这并不意味着公安部门承认“上牌”超标电动车的合法性。“所谓上牌,让市民有很多误解。”王熙认为,很多电动车经销商甚至乘机向消费者提供便捷的上牌服务。记者在暗访中得到证实,有些电动车经销商门店提供“20元一张牌照”服务,也有店家让记者到附近保险公司上牌。

  困扰四:肇事成本低,不愿赔偿扔车了事

王熙介绍说,电动车与行人发生事故后,被撞一方多数难以获得合理赔偿。“骑电动车的人大多数来自打工阶层,经济条件差,能负担起的赔偿额相当有限。很多肇事者估摸要赔偿不少,索性扔车了事。而且受害方往往只有一次索赔机会,只要离了交警队,就很难再找到肇事者了。”

黄岩区政协委员卢卫平反映,黄岩公安分局曾采取过一个 土办法,也就是打法律的“擦边球”,以当地政法、综治部门的名义,要求超标电动车到当地派出所注册登记,核发一种特制的车牌,并要求上保险。然而,这仅仅是地方的权宜之计且无强制性。

面对超标电动车“居高不下”的事故比例,“我们只能强烈建议给超标电动车上一个和机动车一样的强制保险。”王熙说。

政协委员建议——

超标电动车能否上“非机动车交强险”

电动车已成为交通肇事案的新主角,然而,电动车肇事却撞出了一大堆难题,首当其冲的是索赔困难。近些年,我市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提出对超标电动车的一些管理建议,其中都涉及到给电动车上一道“非机动车交强险”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我国现有的法律只要求机动车辆必须投保“交强险”,而对于“非驴非马”的超标电动车是否必须投保,则无强制性规定。

“骑电动车出行的市民,经济条件多数无法与驾驶汽车出行的市民相比。汽车事故有交强险进行担保赔偿,而电动车事故却只能由骑车人自行承担。若两辆非机动车相撞,责任认定一般都存在困难。这不仅给骑车人带来经济压力,可能还会对他们以后的生活乃至家庭造成影响。”市政协委员顾士良、特聘委员夏利敏表示。那么,如果电动车每年投保50元的非机动车交强险,不仅有利于交通事故受害人获得及时有效的经济保障和医疗救治,而且有助于减轻交通事故肇事方的经济负担。

除此之外,夏利敏建议电动车上路必须佩戴安全头盔。“一些电动车的最高时速达到每小时4050公里,单位时间比摩托车还快,可车主却不戴安全头盔。特别在深夜时段,一些年轻人载着人把电动车当作摩托车,在宽阔的道路上飙得飞快,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

顾士良则认为,在现有的交通环境下,必须首先从源头上想办法,控制生产企业的超标冲动。“可以建立一种倒查制度,只要在路上发现超标电动车,可以追根溯源,直接处罚厂商,同时对监管不力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处罚。”

黄岩区政协委员卢卫平认为,整顿超标电动车,不仅要在生产、销售环节上严格控制,对违法生产、销售的企业处以重罚,更要处理好已销售的超标车,比如折价回购或换购,以尽量减少消费者的损失,最后才是严格的路面执法,同时还要通过媒体,辅以大量关于“电动车利弊”的安全宣传。

“如果所有措施都做不到,那就只好等着社会进步,公共交通发达,用社会发展的力量,自然而然地降低市民骑电动车出行的需求,但不知这要等到什么时候。”卢卫平表示。

  ——台州日报记者 严 鹰

Copyright©2014-2019 天台县政协信息网 版权所有